德法两国一致要求在难民登陆欧盟之口岸国家

另一派德国人则对难民充满包容心。在一些电视辩论中,他们发出积极的声音:德国的社会需要移民,是他们撑起了很多行业的发展。没有移民,我们的社会就无法正常运转!很多时候社会不稳定因素爆发,大家都主观把原因归结于移民,但往往只是因为现场有移民,但他们并非是导致动乱的原因!

德国电视二台还制作专题节目论证难民过来导致当地人工作机会减少是个误区:大批移民涌来,就需要更多的行政工作人员为其办理手续,更多厨师提供伙食,更多医生护士提供医疗保障,更多教师帮助他们融入社会。为此,近期已经增加了几千个当地人的就业岗位。

还有很多志愿小组伸出援手:有的自掏腰包,有的家庭甚至主动承担起接纳难民的责任,让他们住自己家里。也有接受采访的小孩一脸纯真地回答说:我希望那些难民儿童能和我们一样,一起上学。

有的难民凌晨偷偷跳上难民船驶入茫茫大海,却不料前方就是生命的终点;有的难民通过货车偷渡,结果在集装箱里集体窒息死亡;甚至有的难民把一辈子的积蓄给了人贩子,结果被骗无法偷渡,或者未能逃脱丧生途中的命运。

在离欧洲不远的地方,硝烟弥漫,那里有更多渴望逃离的难民。然而这一侧,欧洲仍然手足无措地目睹着一幕幕惨剧的上演。空前的难民危机考验着德国,更考验着整个欧洲:申根区的存在、欧盟的团结以及欧洲国家的对外政策都面临着新的挑战。(记者兰熙)

德国主流媒体不得不对此作出解释:智能手机是难民和家人联系的唯一方式,也是逃难过程中定位的必需品,并一再强调其价格根本算不上奢侈。

新华网北京8月29日电 据新华社新华国际客户端报道,最新数据显示,今年前8个月以来,已有30多万难民和非法移民横渡地中海进入欧洲,超过去年总和,途中意外死亡人数已超过2500人。诚如德国总理默克尔所说,难民问题将成为欧盟严峻挑战,甚至比希腊债务危机更严重。

就德国来说,不容的因素无法忽视:不仅是因为德国客观承载能力有限,难民引发的社会问题也令其饱受困扰。根据官方数据,单是今年的前六个月,德国就出现了200多次针对难民营的袭击。其中,德国东部的海德瑙市遭到极右翼势力针对难民的暴力冲击,造成30多名警察受伤。

在抵触强烈的激进派当中,很多人担心移民来了,就业机会和其他资源就少了,社会不稳定因素就多了。或者更简单:不愿意自己的民族里面混进来这么多异类,没有为什么,就是不愿意。

在愈演愈烈的难民潮面前,欧洲容或不容?难民人数的配额及其引发的社会问题,欧洲能不能承受?关乎人性与道义的问题拷问着欧洲大陆,也令欧盟内部出现争执与分歧。

难民问题已成为德国政府最头疼的话题,也让德国社会陷入两难。但是,问题再难,恐怕也未曾难过难民本身。

德国在难民问题上的立场是欧盟应共同努力。多位德国政要在公开场合表示,应对难民问题不是某一个国家的责任,而是欧盟共同的事情。

默克尔与法国总统奥朗德24日共同呼吁欧盟确立统一的难民政策。德法两国一致要求在难民登陆欧盟之口岸国家,即意大利和希腊,设立欧盟统一的难民注册和接收中心。而希腊却称难民问题超过了其解决能力,意大利民众抗议浪潮则伴随着执政联盟与在野党就难民问题争论不休。

在不愿意的大情绪之下,甚至看到有难民使用智能手机,他们都会集体炮轰:用这么奢侈的东西还装难民抢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