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尔本人曾宣布至2018年任满不再连任

一些观察家和国际传媒实地采访和观察了古巴人对卡斯特罗去世的第一时间反应,并普遍指出,大多数居住在古巴境内的古巴人非常担心,随着卡斯特罗的去世,古巴将难以对抗特朗普当选总统后美古关系正常化进程可能出现倒春寒,难以承受随之而来的旅游、商贸、交通等方面收入减少,毕竟好不容易因解冻而获得的新鲜空气一旦再度丧失,会令人十分不适。

11月25日,古巴领袖菲德尔卡斯特罗(fidel castro)逝世,终年90岁。诚如部分国际传媒所言,卡斯特罗对古巴人的重要性怎么形容都不过分。不得不承认,自古巴革命至今半个多世纪以来,卡斯特罗的名字始终是所有海内外古巴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一旦这个名字从世间消失,很多人将需要很长时间去适应。

2011年和2015年,古巴共产党第五、第六次全会通过一系列人事调整,已基本实现了领导阶层的无痛换血。

毕竟,物竞天择是自然规律,换血势在必行。2013年,劳尔本人曾宣布至2018年任满不再连任,并公开确认56岁的迪亚兹加内尔(miguel diaz-canel)为接班人,古巴国内对开放、改革的速度和程度虽然意见不一,但对改革本身则普遍支持。同样,绝大多数古巴国内人士也依然较为认同卡斯特罗推行的某些理念,如教育医疗福利、社会平等,以及和美国保持安全距离,劳尔或任何古巴在任、下任领导人,也必然要在改革开放和保持本色间寻找安全平衡点,以兼顾安全和发展的需要。

不到24小时,许多观察家抱着不同的、有时甚至是截然相反的出发点,期待后卡斯特罗时代的古巴会加速开放和政治改革进程,他们期待新政府能够在市场开放、信息自由、政治体制改革、打破领导干部终身制等方面取得进展,并给民营资本、外资以更多的准入机会。

事实上,2011年和2015年,古巴共产党第五、第六次全会通过一系列人事调整,已基本实现了领导阶层的无痛换血,打破了干部终身制以及开放个体经济、裁撤国有部门岗位、削减政府补贴、鼓励私营经济、允许私人房屋买卖等《经济社会政策方针草案》中所规定的改革内容。目前,300多项内容已陆续铺开,这些都得到了卡斯特罗本人的公开支持和直接背书。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死者已矣,生活却仍要继续,正如一位32岁的古巴雕塑家卡萨尔斯(edgardo casals)所言,菲德尔的思想仍然很有意义,但我们年轻人必须面向未来,赶紧找到适合自己的新路。换言之,现在该开始构想后卡斯特罗时代的古巴了。

导读:2011年和2015年,古巴共产党第五、第六次全会通过一系列人事调整,已基本实现了领导阶层的“无痛换血”。11月25日,古巴领袖菲德尔·卡斯特罗(fidel castro)逝世,终年90岁。

总而言之,古巴内部各种因素因卡斯特罗兄弟长达近10年的未雨绸缪,显得波澜不兴。不过,后卡斯特罗时代古巴形势的变化或许更多取决于美国对古态度的变化,而在这个问题上,特朗普的立场正如一些美国评论家所言不到最后一刻很难猜准。尽管主张强硬立场的美古民主政治行动委员会执行董事克拉维尔卡罗内进入了特朗普过渡团队,但坚决主张美古关系正常化的麦克法兰也刚被任命为副国家安全事务顾问。因此,古巴的未来还得走着瞧。